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莉莲在管理学上的贡献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4-29  浏览:125

    与同时代的其他从事管理研究的心理学家相比,莉莲的长处在于把自己的理论建立在对管理学的宏观认识基础之上。相比之下,莉莲不是研究管理心理学的首创者,而且她原来也没有受过心理学的训练,在专业知识和技能方面远远比不上莱比锡实验室走出来的专家。她之所以投身心理学研究,只是想为她丈夫的动作研究提供帮助,丝毫也没有在这一不太熟悉的领域扬名立万的想法。但是,她却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有着来自家庭生活的丰富经验,有着特别细腻的女性感觉和悟性,尤为可贵的是,她具备常人所缺少的坚韧毅力和奋斗精神。这些铺垫,使她的管理心理学研究不囿于对某个特殊管理问题的心理学解释,而要比其他人看得更为广阔,更为深远。莉莲对管理学的贡献,在她的博士论文《管理心理学:精神在判断、指导和实施最少浪费方法中的作用》中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反映。

  莉莲的《管理心理学》对管理发展史进行了整体概括。她将历史上管理方式分为三种:传统方式、过渡方式、科学方式。所谓传统管理方式,被她形象地喻为“驱赶式”或“昆斯伯里侯爵式”。昆斯伯里侯爵是一位英国贵族,由他制定的拳击规则在1891年得到世界公认,拳击比赛由此实现了规范化。传统方式的管理,一般采取单一的直线指挥,特点是中央集权,管理的宗旨就同职业拳击类似,以竞争取胜。“昆斯伯里侯爵式”管理,象征着管理者与工人双方“根据比赛规则”展开体力和智力的竞赛,本身暗含着“对抗”的意味。所谓过渡管理方式,是指在工业化之后、泰罗制诞生之前的管理,这种方式差异较大,包罗万象,没有形成统一的范式。新的探索已经出现,但不成体系;旧的方式依然沿用,但多有改良。所谓科学管理方式,就是以泰罗制为代表的工业化管理的整体变化,是建立在人际合作基础上的、追求社会整体提高福祉的管理方式。

  莉莲的这种管理史研究,在当时具有重大意义,它能够使人们跳出解决某一管理具体问题的狭隘视野,更好地把握科学管理的时代价值。这种管理史阶段的划分,对后来的学术研究也产生了相当广泛的影响。比如,20世纪40年代,有不少学者对公共管理进行比较研究,“行政生态学”的创立者里格斯(Fred W. Riggs,曾担任美国比较行政分会第一任主席),把公共行政划分为三种历史形态,即农业行政形态(Agraria)、过渡行政形态 (Transitia)和工业行政形态(Industria),这三种行政形态的管理模型,分别是融合型、棱柱型和散射型(fused- prismatic-diffracted)。这一理论模式,明显带有莉莲的痕迹,考究起来,不过是莉莲的观点向公共领域的扩展而已。

  在对管理进行了以上三种历史类型的划分以后,莉莲根据这三种管理方式,对管理领域的关键环节进行了深入的比较研究,并围绕这些关键环节提出自己的管理见解。所涉及的内容,包括个人、职能化、衡量、分析综合、标准化、记录和计划、传授知识、刺激以及福利等。尤其是关于“个人”的研究,揭示了莉莲管理思想的本质和她的兴趣所在。她认为,当时的心理学主要关心“群体心理学”,而对个体的心理研究却比较少。在传统管理下,个人受到中心人物的权力压抑,事实上处于一种受“胁迫”的地位;而在科学管理下,个人则是一切活动的出发点和中心,挑选人员、激励工人、考虑工人的福利等活动,都得围绕“个人”进行。尊重“个人”是科学管理的基本内涵。在这个尊重“个人”的前提下,莉莲对全面考虑工人的“福利”提出了新的、更加完善的观点。科学管理提倡有系统的工作,鼓励良好的个人习惯,而且关心个人在物质上、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发展,即要把“福利”理解为“总的幸福”——它包括精神、物质、道德和经济等各方面的发展。在莉莲看来,昆斯伯里侯爵式的管理,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使用和剥削工人。科学管理的目的,则是通过培养人的品德、特殊的能力和技巧,从而使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其最大的潜力;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为了相互共同的利益,管理部门如何才能使个人得到发展,重在强调“有效”前提下的劳资合作。

  另外,莉莲还指出,传统管理会使人缺乏安全感,而在科学管理的视域下,工人是“泰然自若和安全的”,因为传统管理完全依靠报酬和惩罚,而科学管理则努力争取工人的合作。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传统管理和科学管理的一个十分显著的区别在于“预期”的不同。比如,在传统管理下,对于定额的变化,工人很难有明确的预期,你要努力多干活,谁知道老板哪天会突然提高定额标准;而在科学管理下,定额是依据严格的工作分析制定的,人人都十分清楚定额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产生什么变化。传统管理和科学管理,都有报酬问题,但二者的报酬可预期性是有区别的。传统管理的报酬,要取决于公司的经营状况、老板的好恶等等工人不可能清楚的许多因素,而科学管理下的报酬,则完全由经营者按照工人自己可以掌握的信息确定,工人自己就能算清楚,你大可不必因为同监工吵了架而担心引发自己的收入变化,因为这种报酬是事先决定的。这样,就可以消除工人对剥削性工资标准的担忧。还有如支付迅速而不是延迟的分红,以及“个人化”的报酬即“差别工资制”的实行,能够使工人知道,他们的工资依据是他们所付出的努力,而不是他们的工作级别或其他。莉莲的这一思路,在当今依然不失其意义。例如,对贪赃受贿的惩罚,当事人有明确预期和没有明确预期,效果有天壤之别;管理中一个规章制度的作用如何,同能够形成明确预期和不能形成明确预期的关系极大。

  从提高安全感出发,莉莲还对科学管理的积极作用进行了多方面论证。例如,立足于专业化的职能化管理,不仅仅是提高效率的措施,而且能够通过提高工人的产出,进而提高工资,给工人带来自豪感;这种自豪感又能使技术得以改进,从而能提高工人的福利;而对工作的自豪感以及福利的提高,会进一步促进工人身心的健全发展。这种连锁反应式的变化,与其说是技术性的,不如说是心理性的。推而广之,同样的分析可以用在科学管理的各个方面,如计量化管理,能保证个人获得他们的劳动成果,进而获得心理稳定;标准化管理,可在提高效率的同时提高工人士气,进而防止工人变成机器;职业培训和传授知识,可在掌握技术的同时消除工人的担忧心情,增进工人的信心。通过这样的研究,莉莲为科学管理与心理学的融合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莉莲的心理学研究,正如同她自己所预期的那样,在配合丈夫弗兰克的动作研究上有着突出的作用。尤其是她的疲劳研究,对弗兰克的工作帮助极大。莉莲认为,动作研究是为任务管理服务的。任务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目标,它既非漫不经心的选择,也非理论的产物,而是精心计算和综合分析结出的果实”。在这样一种理性任务的前提下,如何完成任务,就要对工人的动作进行详细分析。加上莉莲还要对由12个孩子组成的庞大家庭实施有效的管理,导致莉莲对任务管理兴趣十足,在管理过程中分析操作者的动作细节。为了使动作研究更为精确,她们夫妇采用了当时刚刚出现的电影摄影技术,对工人手部动作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即任务完成的动作环节、有效动作、无效动作,如何改进和降低疲劳等等。如果没有莉莲,弗兰克的“动作研究之父”称号就有可能大大逊色。

  对于他们夫妇在动作研究中的关系,1925 年4月10日,在莉莲写给《美国传记文学百科全书》编辑的信中是这样说的:“当我们开始这项工作时,我们已拥有吉尔布雷斯先生的技术和他多年从学徒到承包建筑、筑堤等工程和心理学上的理论根基,和一些教学上的实践经验。要把我们的工作分开实在是不可能的,并且对于我们也是不必要的,我相信你会同意这一点。如果说这种区分还有一些价值的话,那就是一种关于建立在共同利益与愿望基础上的合作能够做出什么的证明。一方面进行领导训练,那就是吉尔布雷斯先生的工作,另一方面则是我所进行的管理训练。”(马尔科姆:《管理大师手册》)

  即便如此,莉莲在管理心理学方面的贡献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她的成就是弗兰克的研究无法全部包含的。凭着心理学家的敏感,莉莲在实践中发现不能单纯地从工作的专业化、方法的标准化、操作的程序化来提高效率,还应该注意研究工人的心理。她认为:“在应用科学管理原理时首先必须看到工人,并且了解他们的个性和需要。”从动作研究出发,莉莲最终深入到对个体心理的研究,最后她得出结论:“一个人的思想是其效率的控制因素,通过教育,可以使个人充分利用他的能力。”所以,“良好的人际关系和工人训练对科学管理运动至关重要”。

  在莉莲的管理思想中,“人”一直被置于中心的位置,她认为成功的管理“在于人而不是工作”,而她和丈夫弗兰克一直努力推广的科学管理,实际上就是为人们提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人的努力的方法。从人出发,她们夫妇提出了管理上的三个设想:一是吸引愿意参加本组织的人的必要性,二是保持并恰当安排和提升本组织已有成员的必要性,三是前两种必要性的相互依存。在这一方面,他们的思想已经向以人为本的方向跨进。

  从更加开阔的视野来看,莉莲和弗兰克夫妇对科学管理上的贡献,只是他们帮助人们建立一种充实生活的社会观的一部分。在他们的生活中,也对自己所信奉的管理方法身体力行。她们的子女写的回忆录《便宜了十二个》,生动地介绍了吉尔布雷斯夫妇如何运用效率研究的概念操持家务,管理他们的十二个孩子。莉莲在生活中,成功地把“夫唱妇随”和女性独立统一起来,把“相夫教子”与学术研究结合起来,把私人空间与公共领域连接起来,而且做到了相得益彰,互相促进。有不少人认为,科学管理会把人变成机器,会扼杀人的自主精神和创造动力。但在莉莲的家中,应用科学管理的方法与技巧,却让孩子们学会了独立生活与自我管理,长大以后成就斐然,其中还有两个人成为畅销书作家。这个家庭,就是科学管理与人本思想融合的楷模。一本《便宜了十二个》,在1949年成为美国最畅销的非小说类书籍,后来还被好莱坞拍成了电影。还有一本《脚趾上的铃铛》,也曾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在《便宜了十二个》中,他们的孩子记录了弗兰克的一段对话,从中可以反映出这对夫妇的思想。曾有人问弗兰克:“你为什么要节约时间?又准备怎样做到这点呢?”回答是:“为了工作,如果你喜欢最好的工作的话。”稍顿,弗兰克又补充说:“为了教育、美、艺术、愉快。”他还透过眼镜上方向外看着又说道:“也是为了拔钉子游戏,如果那就是你一心向往的事情。”

  著名哲学家罗素曾在《论教育的目的》这篇文章中谈及,在他看来,构成理想品质的因素有四个,分别是活力、勇气、敏感、智能。在分析勇气时,罗素指出, “恐惧是具有传染性的,胆小的母亲和保姆会通过某种暗示把恐惧感传染给孩子。所以,如果他们的父亲从来就不吓唬母亲的话,孩子原本是不会丧失勇气的。因此,女性的从属地位带来的害处太多了,恐惧只是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个别的例证而已。”西方有谚云:“推动摇篮的手,推动着整个世界。”具有健全思想和独立人格的女性,是培育人类下一代的希望。所以,研究女性绝不是“闺房细事”。伟大的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他的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在总结美国为何能够繁荣的原因后指出:“现在,在我即将写完这本讲了美国人做了那么多重大事情的时候,要是有人问我你以为这个国家的惊人繁荣和蒸蒸日上主要应当归功于什么,我将回答说:应当归功于它的妇女们优秀。”福莱特和莉莲这样的女性,为人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尽管从管理学科的逻辑结构看,把莉莲与弗兰克·吉尔布雷斯放在一起,在科学管理专题中进行介绍评价可能更合适,或者把莉莲归入早期行为科学研究群体,与众多的心理学家并列,可能更具有学术上的一致性。然而,莉莲的成就不仅仅在学术上,作为一名杰出的妇女,她的管理学贡献具有管理学本身所不能包纳的社会意义,这也正是本期选题的寓意所在。


作者:刘文瑞、苟欢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选才留才

关键字: 管理学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