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如果没有质量,一切都是负数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3-15  浏览:285

    如果没有质量,一切都是负数:生产等于负数,营销等于负数,广告与品牌等于负数,收入与声誉等于负数!
     
一道工序控制不到位,整条生产线出品的都是问题奶!牛奶浪费了,包装浪费了,设备浪费了,人力浪费了,机会浪费了——此时,生产是负数,收入是负数。问题奶如果溜出工厂,流到市场,顾客索赔,商家退货,媒体暴光,舆论抨击,政府问责……特别是买过问题产品的消费者,不仅不再回头消费,而且会一传十、十传百,带来的负面影响非常大——此时,营销是负数,品牌是负数,广告也是负数。当质量与广告方向相反的时候,广告不仅是一种浪费,而且是一根催命索:广告越好,死得越快。评名牌,不如争民牌;拿奖杯,不如树口碑。金杯银杯,不如消费者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消费者的夸奖
  雪糕变形、发苦、细菌超标、吃出异物,受损失的仅仅是一根雪糕吗?不,是你生产的所有雪糕。受损失的仅仅是所有雪糕吗?不,是你生产的所有产品,连同牛奶、奶粉。受损失的仅仅是所有产品吗?不,是你的生存资格和发展机遇。——反之,牛奶、奶粉出了问题,同样也会祸及雪糕,株连九族
  产品不出问题,只是质量的最低标准;产品满足需求,才是质量的最高标准。同样的劳动,优质产品换回的是一本万利,劣质产品换回的是一本万害。没有质量,一切等于零——不,一切等于负数。质量问题今年给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千万元之多,间接损失更是超过千万元!我们扪心自问,公司征来土地、雇人盖起厂房、请人装上设备,接着买水、买电、买气、买包装、买劳动力,然后租上车、收上奶、制上冷、缴上税,星星点点哪个不是花的真金白银?结果,一着不慎,正品转眼间化成了废品,上千万的真金白银在我们昼夜忙乎、汗流浃背中变成了一堆堆垃圾,不但损失钱财、前功尽弃,而且损失声誉、后患无穷……从中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反省什么?可是,有时候问题批量出现,我们自己的检验报告却依然显示:产品合格率接近100%。这与实际损失是不匹配的。因此,盖棺论定的时间要后移,我们要把检验口径放到市场链的末端:根据最终拿到的市场和消费者的反馈来评功判过。有问题就拿差额工资,没问题就拿全额工资,成效卓著就拿超额工资,铸成大过就拿负数工资。检验质量的惟一标准,应该从这句老话中寻找: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
  全面质量管理的核心思想是一个中心:企业的一切活动都围绕质量来进行。全面质量管理的基本特点是三全:全面,全员,全过程。质量控制涵盖检验阶段、制造阶段、设计阶段。质量是设计出来的、生产出来的,不是检验出来的,检验只是事后补救的降落伞
  质量是企业所有人的共同责任。凡是影响质量的人,一定要承担后果:与后果挂钩的责任是到位的,与后果脱钩的责任是苍白的。如果在出现质量事故时,股东赔钱,经营者、管理者受罚,生产者、肇事者却工资照拿,待遇照要,没有战战兢兢之态,那就很不正常。为什么有那么多企业家跳楼?因为他不仅要为企业承担经济责任,而且要承担法律责任: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精神崩溃,牢狱之灾。要想为质量提供铁的靠山,光有企业家一个人的跳楼机制是不够的,必须建立面向全员的跳闸机制:每出现一次质量事故,都要问责到所有相关层面——班组承担多少,车间承担多少,工厂承担多少,事业本部承担多少,集团公司承担多少……要让责任最大(最直接)的那个单元,吞下最多的苦果。
  所谓管理的学问,既含以少制多、以小博大的四两拨千斤,也含以多制少、以大博小的千斤拨四两。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追究工厂来约束车间、通过追究车间来约束班组、通过追究班组来约束个人?也许,当整个班组被个别人株连的时候,班组这个千斤就会强有力地拨动个别人这个四两
  在质量函数中,人是最主要的变量。当人是负数的时候,质量必然是负数。在紧密依存的集体协作中,班组里只要出现一个负数人,其他人的劳动往往就会被变性为负值”——这里没有负负得正,只有一负百负。决定人的正负的是什么?是态度,也是方法。责任心不强是负数,知识技能不过关也是负数。
  要想实现质量没有负数,首先要做到没有负数人。要想做到没有负数人,办法只有一个:谁创造的负数,谁负责吞下。
  编筐编篓,重在收口。年底前,我们是否也该像运动员一样铆劲儿冲刺:大干60——管理人员大学习,操作人员大练兵,开创质量新纪元!
转自:牛根生博客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选才留才

关键字: 品质 企业管理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