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张继升的书生意气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5-12  浏览:74
   书生与商人的角色冲突,羁绊了张继升前进的脚步
   
    2008年的情人节,对三联集团董事长张继升来说,是一个黯然神伤的日子。
   
    数年前,张继升经过千辛万苦重组了郑百文,并把它改为三联商社,从而使自己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但2月14日这一天,在资本大鳄黄光裕的凶悍伏击下,张继升却失去了往日的威风,让三联商社的控股权眼睁睁地从手掌心滑落。
   
    遥想五六年之前,中国家电连锁零售业内“三张”并驰(三联的张继升、苏宁的张近东、国美的张裕民),而张继升是当时当之无愧的老大哥。而今天,这个排序完全倒了过来——一直潜伏的黄光裕浮出水面,取代了其妹夫张裕民,在全国进行了迅猛的扩张,并在近年开动并购战车,连续吞并了永乐、大中等“地方诸侯”,大有一统中国家电连锁零售业天下之势;张近东稍逊风骚,却也南征北战,成为紧追国美电器之后的全国性家电连锁零售企业;而当年的老大哥,却一直偏安一隅,错失良机,把大好河山拱手相让于小弟们,甚至落得今天被收购的境地。
   
    有人用“书生意气”来概括张继升的性格和行为。那么,“书生意气”四个字,是如何让张继升从寒酸清贫、到意气风发、再到坐拥愁城的?
   
    书生下海
   
    张继升是一个典型的书生。
   
    爱读书、爱思考问题,是张继升最大的特点,出生于1950年的他,在山东的农村长大,并当过5年的民办教师。卑微不坠青云志,1978年恢复高考时,他考取了山东师范大学,并在毕业后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而3年后他又迈进了济南市社会科学院的大门。作为一名研究人员,似乎成为书生张继升最好的归宿。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对张继升和他的国家来说,是一个激情迸发的年代。张继升对中国的诸多经济现象进行了苦苦的思索,对价值规律、劳动力市场化、住房制度化、交通经济、能源经济等进行了深入研究,成为中国市场化改革和市场经济最早的倡导者之一,写出了诸如《价值规律在我国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我国究竟应该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等研究文章。大有“书生意气,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激情豪迈。对此,他至今仍引以为傲:“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当时所提出的许多观点,即使今天来看也并不过时。”
   
    英才苦被明主弃。张继升自认为非常有见地的这些文章,却在当时或为人不屑一顾,或被束之高阁,或被认为是离经叛道、招来非议,这让怀揣报国之志的张继升徒增郁闷之气。
   
    不信东风唤不回!张继升觉得,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一气之下,他纵身“下海”——1985年,他以济南市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的身份,接手了负债460万元的济南无线电三厂。
   
    书生也会打算盘,张继升把无线电三厂的有效资产剥离出来,并联合在山东各地游说来的260万元的农民投资,自己则以科研机构的智力资本作为投资,三方按照股份制的形式组建了三联,取工、农、科研三方联合体之意。
   
    此举,让张继升充分凸显了自己的书生价值。
   
    意气风发
   
    当年运筹帷幄,今日决胜千里。此后三联十几年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
   
    除了在家电连锁零售业内威震一方外,张继升于1992年进军旅游业,对青岛附近的田横岛进行开发;1996年,许多人尚未接触网络之时,张继升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网络——百灵信息网,1998年他的宽带网开始商业化运营;1997年进军房地产领域,陆续开发了阳光舜城、凤凰城、彩石花苑等楼盘;2000年收购了郑百文,实现了借壳上市,让他在资本市场名声大震。……经过15年的时间,三联已经成为员工3万人,净资产30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涉足房地产、商贸、电子信息、旅游、投资银行、传媒等多个产业领域。
   
    书生自然有高瞻远瞩的本领。张继升曾感言:“三联从成立起,我们便以一种超前的姿态参与竞争,它的每一次成功跨越,都是‘领先半步,进入无竞争领域’的结果。”
   
    外表儒雅、操一口浓重山东口音的张继升,却声称自己不太信奉儒家那些东西,反而对老庄“无为而治”的思想颇有感触。他这样评价自己的管理风格:“我管的事不太多,只管大事和小事,但不管中间的事!”除了收购郑百文这种颇费脑细胞的大事之外,他还分管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厕所的卫生问题,比如发现里面没有卫生纸了之类,他就要找负责人员的麻烦。
   
    虽然经营企业20余载,但对于教师出身的这位张继升来说,“为人师表”四个字恐怕早已浸入骨髓深处。所以每次参加重大活动,他都习惯换一身新衣裳以崭新的姿态出现。
   
    但混迹商海日久,张继升的困扰也开始丛生。在笔者2004年对其的一次采访中,他对如何给自己定位这个问题充满感慨:“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企业家没当好,学者也没做好!”一个多小时的访谈,的确让人有眼花缭乱之感——学者性格的张继升和商人性格的张继升,总在不自禁地来回交替更换!如问起当年弃仕从商的经历,他谈兴陡起,在袅袅的香烟中“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但一说到三联面临的诸多麻烦,他警惕丛生,用词含糊而节俭,语气坚硬而不容置疑。又比如谈到侵占农民土地问题,他颇富同情心地大声斥责那些当权者:“你们凭什么掠夺别人的东西!”但对同样有“掠夺”之嫌的郑百文股票回购一事,他又是一脸不屑:“你理都不要理它!他们就是为了炒作,你越理他们不越来劲吗?”
   
    书生与商人的角色冲突,开始羁绊张继升前进的脚步。
   
    坐拥愁城
   
    书生的广博兴趣,让张继升的心灵期待着每天不一样的精彩。传说鼎盛时期的三联集团,曾涉足了170个产业。2000年下半年,瀛海威创始人张树新曾忠告张继升:“三联的每一个板块看起来都很不错,但综合起来,要想把所有板块都做好,难度太大。”学者韩强也觉得,张继升太过冒进,是属于一种书生似的意气用事。
   
    但张继升不以为然。书生的固执己见,让他错失了家电零售连锁业2001年至2005年发展的黄金时期。
   
    根据资料显示,2000年时,三联家电的销售收入约53亿人民币,超过苏宁的40亿元和国美的30亿元。但自恃“中国家电第一店”的张继升,却常常把这样一句“名言”挂在嘴边:“山东的经济总量足以养活三联这条鱼了。”而在2001年一次记者采访时,更是断言家电零售业是一个没落的行业。他对此已经意兴阑珊。
   
    而此时,对手正在这个他断言的“没落行业”迅猛扩张。以苏宁为例,2001年平均40天开一家店、2002年平均20天开一家店,2003年平均7天开一家店,2004年平均5天开一家店,到2005年,苏宁基本完成了全国连锁体系的扩张。国美更是在2005年一口气开了200多家门店。张继升的“占山为王”成了后来的“画地为牢”。
   
    而张继升寄以厚望的田横岛旅游开发,以及庞大的造城计划,不但没有让他重振旗鼓,反而让他陷入了一团乱麻中:从1992年起,他便开始投入巨资对青岛附近的田横岛进行旅游开发,但到现在,虽然投入了数亿元的资金,但还远远不够,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三联商社上市之后正好遇上熊市至今没有通过资本市场融到过一分钱;2004年,国家对土地的整肃风暴就落到了三联集团头上,规划面积11.75平方公里的超级大盘“凤凰城”因而陷入停顿;而阳光舜城等建成的项目,很多是为各级政府机关建的住宅,虽然价格低廉,但直到现在,三联集团也没有完全拿到房款,这让三联集团的资金链条进一步紧崩
   
    张继升有一个自己的网站,叫“交叉小径的花园”。他在此述说了自己的彷徨:“虽然成了企业家,现实中,自己仍然游走于企业家和学者两条交叉小径之间。”他的思归之心日盛,表示将来如果有了更好的继任者,将激流勇退,到大学去教教书,做学者。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已近花甲之年的张继升,你到底归不归?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职场人生

关键字: 个人发展 张继升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