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话“祁奚荐贤”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3-15  浏览:386
    祁奚请求退休。晋悼公问祁奚谁可接任,祁奚推荐仇人解狐。正要立解狐,解狐却死了。晋悼公征求意见,祁奚推举自己的儿子祁午。正当此时,祁奚的副手羊舌职也死了。晋悼公又问:“谁可接任?”祁奚答道:“其子羊舌赤适合。”晋悼公便安排祁午做中军慰,羊舌赤佐助。有德行的人称赞祁奚,说这件事足可说明他很能推荐贤人。推举仇人,不算是诌媚;拥立儿子,不是出于偏爱;推荐直属的下级,不是为了袒护。商书说:“没有偏爱,没有结党,王道坦坦荡荡,公正无私。”说的就是祁奚了。解狐被举荐,祁午接任、羊舌赤任职:立了一个中军尉而作成了三件好事,真是能举荐贤人啊。正因为自己为善,所以能举荐与自己一样的人。诗经说:“惟其有之,是以似之。”祁奚真是贤德的人。(《左传•襄公三年》)

    评析:一个正直无私、胸怀广阔的古代贤者形象跃然纸上。祁奚很有自如之明,年纪大了请求退休,绝无老马恋栈的患得患失心态。晋悼公五次三番征求意见,正是对祁奚人品的高度信任。仇人解狐得到推荐,难道是祁奚刻意讨好献媚吗?让儿子接任,副职之子辅佐,难道不怕授人以结党营私的话柄吗?然而这些,丝毫没有影响祁奚的心态,他已经到了“从心不逾矩”的年龄段。作为老臣,祁奚拥有圆熟的政治智慧和良好的判断力,他公私分明,思虑严密周详,洞察力强,处事很有分寸。“建一物而三官成”,祁奚勇敢无私的政治良心令人肃然起敬。

    识才用才是贯穿人类发展的始终话题。人们总希望自己能遇到伯乐。其实,伯乐华而不实,他不过是替君主找找千里马顺便讨些劳务费的帮闲人而已。君主爱作秀,与伯乐沾边,自然也就博到爱才的美名。只有祁奚,才真正懂才、识才、起才,他相当务实,政治经验丰富,思维冷静清晰,更可贵的是正直的政治品格,这就保证经他挖掘乃到推荐使用的人才,含金量更纯,成才率更高。历史上,管仲、萧何、徐庶、鲁肃、魏征、狄仁杰、欧阳修、元脱脱、李善长、曾国藩等,也都是与祁奚同类的贤者仁人,他们举荐了众多忠臣良将,因了他们的合力,中国封建王朝的“龙脉”得以成为世界史上延续最长的典型。

    在科技方面,今人或许可沾沾自喜,但在人文意识和用人智慧上,不见得比古人高明多少。经济社会强调竞争,不用说成人之美,似乎不损人就算不错了。彼祁奚者,夫复焉求?或者由于失察,谄人、媚人当道,甚至骗子也来摇旗;或者小农陕隘,亲戚四处封“王”;或者武大郎开店,选个锉子看上去爽眼,凡此种种,都是人事安排的失态。一边违背常规,一边企图建构,南辕北辙,东西参商,真是怪诞的现代剧。如果还有“伯乐”,大概也只有稍微的理智、一定的经验和起码的良心罢了。

    管理教科书长期自以为是,企业应先做好发展的战略规划,然后再找人各就各位。事实上,大量的管理实践表明,先找对人是最关键的。“惟其有之,是以似之”,关键人物的示范作用,有时会产生几何级的晕轮扩大效应。唐代名相狄仁杰,仁者高寿,终93岁,历仕四朝,他不畏权势,居位荐贤数十人,中唐国运日倾,根本没有所谓的“战略规划”,但靠狄仁杰及所荐之贤张柬之、姚崇等名臣的辅佐,仍得以维持200多年。通用电气(GE)也认为,多数战略是靠不住的,找对人后才能考虑立项。许多企业慨叹,有项目又有资金,就是没有合适的人,这正是反向说明找对人的真正意义。“惟其善,善举善”,贤能不容易找,只有自己贤能,才能找到真正的贤能。

    现阶段,企业的发展已比较关注文化建设这一层面。文化建设,不是靠设计出来的,而是通过员工的互动关系激发产生,随后经企业扬弃,保留最具特色的合理成份并不断加以强调和推广。从这点看,企业选用贤能是塑造良好企业文化的基础。贤人好比凤凰,有一只落在梧桐树上,自然会引来其它凤凰,于是企业便形成喜人的“人才群”景观,一切欣欣向荣、蒸蒸日上,优秀文化的建设便有了肥沃的土壤。而若无德者充斥,邪气嚣扬,企业充满灰色的颓废色彩,哪里还有“文化”可言?言之无文,行之不远,企业真是“岌岌乎殆矣”。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管理小故事

关键字: 人力资源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