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大唐移动骨干集体出走 "TD人才"考验大唐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3-19  浏览:143

    而从中国移动总工空降为大唐集团董事长的真才基的方案则是,充分利用目前国家大力支持TD的大好时机,以大手笔的资本运作切入芯片、系统设备和终端的研发与制造领域,通吃所有的业务,做大现金流,最终打造成集研发与制造于一身的巨舰。以终端为例,真的目标是要做到年产千万台手机,进入行业前三名。

   大唐移动前合作部副总经理赵森,选择了退守负责推进产业化进程的TD产业联盟。另据消息人士称,部分大唐前高管将去中国移动旗下的TD-SCDMA网络事业部,继续其TD事业。

   “去移动做TD,和在大唐做TD,性质完全不一样。一个是后续应用,一个是基础研发,TD从头到尾都是这些人在跟踪,他们走了,大唐移动的核心竞争力就没有了。而未来TD技术朝什么样的方向演进,也很难预料”,李世鹤的学生、电信专家廖晓滨甚至认为,“大唐移动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对于这一判断,大唐移动公关部人士并不愿意多作评价,只表示,虽然不少高管离开,但公司还算平静,“没有发现大家有太多情绪上的变化”。但一位离开大唐移动的人士则表示,因为核心人员的离开,“大唐移动以后的发展肯定会非常慢”。

   -视点

   大唐移动断了利益链?

   唐如安始终坚持,大唐移动应以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单独上市,最大程度地保护大唐移动的利益;而大唐集团却希望将大唐移动的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大唐电信,不赞成大唐移动在集团“一家独大”。

   “在唐如安主政的时候,虽然和其他高层也有矛盾,但大家还能一起共事,都在推动大唐移动上市的事,现在显然已经不可能了,利益链条已经断了。”有消息人士透露,离职后的大唐移动前骨干,事实上选择并不多,“毕竟他们专注的就是TD,做了近10年TD的研发和推广,要转型其他岗位,很难”。

    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在国产3G标准TD-SCDMA即将正式商用的前夜,主持制定标准并全力推进其壮大的大唐移动骨干纷纷“出走”。记者日前获悉,大唐移动副总裁杨贵亮也递交了辞职报告,即将离职。这也是自大唐移动前总裁唐如安被迫下野后,大唐移动第三位主动离职的副总裁。

    集体去职

    去年3月,大唐移动副总裁杨贵亮还在以主汇报人的身份,向信产部、北京邮电大学等专家汇报国家发改委产业化项目“TD基站系统开发环境和规模生产能力建设”的验收审查,最终,该项目成功过关。

    一年之后,杨贵亮选择了离开。这也已经是他在大唐从事TD研发及推广应用的第十个年头———1998年4月,杨便在大唐集团大股东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的TDD开发部,负责研发工作。

    问及离去原因,杨贵亮语气淡然,“在大唐的时间也很长了,想换个环境”。他亦向本报承认,辞职报告已经递交,“正在走程序”,但并不愿意此事被扩大化。

    自去年11月,前大唐移动总裁唐如安去职后,选择“换环境”的大唐移动高管及骨干有:大唐移动副总裁陆武、副总裁兼总工程师李峰、战略部总经理葛思静、合作部副总经理赵森等。据透露,大唐移动的上海分公司和西安分公司也陆续有骨干离开。

    离职人员中,李峰是“TD之父”李世鹤的学生,自李世鹤退休之后,李峰从李世鹤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掌管TD研发,在TD发展中功不可没;而陆武在多处公开场合都是代表大唐移动作报告的重要人选,包括去年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高峰论坛;而即将离去的杨贵亮,更因TD项目,数次获得国家科委科技进步奖。

    对于昔日下属的纷纷离去,赋闲近半年的唐如安并不愿意多作评价。“我一直在休息、调整,对大唐的事情已经不再关心”。

    真关心也好,假漠视也罢,大唐移动高管的集体去职,不过是大唐集团和大唐移动的整体发展战略和商业模式的两种思路之争的延续。

    路线之争

    在唐如安主政时期,唐将大唐移动主要定位于一家研发型公司,在终端领域,它提供核心软件和整体解决方案,但并不直接制造终端;在芯片领域,它向凯明等芯片商提供相关技术支持。其未来赢利模式是随着TD的商用,向终端商和芯片商以专利费形式收取利润提成。
作者:汪小星 詹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行业动态

关键字: TD 大唐移动 人力资源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