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煤老板的现代企业制度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4-07  浏览:114
在内蒙古自治区北部的一个人口只有8000的阿尔山市,矗立着一个能接待10000人的温 泉疗养院。这里光服务人员就有上千人,还有市内仅有的两名保安。疗养院俨然是按照豪华度假村的模式经营的,它的承包者是一名包头的煤老板。

  众多煤老板从采矿上积累了巨额财富后,转投其他行业,在这个过程中,煤老板们发现,自己遇到了太多管理、市场、人才、公关方面的困扰,这些困扰是在煤矿企业里未曾遇到的。

  战略制定上的困局

  这位煤老板接手疗养院后给当地政府和居民的震撼相当大。原来的疗养院只有一栋住宿楼,其他都是平房,价格也很便宜。煤老板扩大了疗养院的版图近一倍,对疗养院以北的平房居民区进行拆迁,建设了洗浴楼、温泉博物馆、别墅区、饭店、娱乐场所等。场所内几乎搬来了大城市最豪华的装饰和设备,服务也复制了星级酒店的模式,一步一个服务员为你贴身服务。与此同时价格也是相当惊人,每人168元,堪比大城市的温泉价格。

  此地温泉疗养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当地因为常年气温低,风湿病患者非常多,方圆几千里的农牧民每年都会到这里泡一两个月,病情重的甚至一泡就是半年,疗养院的主要顾客和收入来源也是这些普通消费者。而旅游者的比例非常少,只有夏季会有一些避暑、开会的领导们会来这里。

  但是今年夏天在疗养的黄金季节,疗养院的服务员比顾客还要多。一位来泡温泉的外地老者说,原来的温泉疗养院虽然没有现在豪华,但感觉环境温馨、人情味更浓,价格也便宜,可是现在弄得金碧辉煌,到处是服务员,让人感觉很不自在,价格也番了好几倍。

  一位在疗养院外经营土特产的当地人说,现在因为价格原因这里变成了奢侈消费场所,大多是各单位邀请的客人,但这些人并不是长期客户,都是来玩一两天就走,这里越来越没有人气了。从客观条件上讲,阿尔山人口只有一个村的规模,深处山区,交通极为不便,即使有消费能力的人也不会因为泡温泉,忍受路途遥远到这里。“照现在的情况,肯定亏损。”卖土特产的人说。

  煤老板因为手里攥着巨额财富,又不能把煤矿修饰得有多星级,所以他们大多都有一种渴望:经营一家富丽堂皇的高档消费场所,与又黑又脏的煤矿形成反差。“当时在改建疗养院的时候,把市里的领导都给吓坏了,我们这个小市财政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投资的。”一位当地政府官员说。

  人才使用上的焦虑

  同样是煤老板的王先生打算在他们当地出资2亿元建一座唯一的五星级酒店。

  虽然王老板的五星级酒店连个图纸还没有,但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已经纷纷登门要求在酒店建设上分得一些承包项目。这让王老板很是头疼,如果亲戚们有这个能力当然可以,但正在上大学的侄子都要揽酒店网络线的安装工程。

  在煤矿,王老板已经把能叫得上的亲戚都安排了,职工宿舍包给了二舅、食堂包给了堂弟,甚至厕所的承建都被小姨子拿走了。王老板感叹,煤矿的工程相对简单、技术含量也不高,给这些没什么经验的亲戚也算放心,但这次可是五星级酒店,安全、技术、美观方面要求非常高,他们那些经验跟本不可能胜任。但因为亲戚关系都不错,王老板又苦于拉不下脸。

    郭老板除了有一座30吨级的煤矿,前年还建起了一个私人钢铁厂。他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煤矿只要有一个负责设备调试的人就足够了,但钢厂不一样,技术工种非常多,除了轧钢,钳工、设计工程师等都需要一定的熟练人才。在成立的半年里,郭老板到处重金招聘、到处挖人,现在总算能生产出合格的钢材了。

  他从同一城市的国营钢厂挖来了3个技术工人,做部门总监,又从一外地钢厂请来了博士生做副总,主抓技术和质量。郭老板能请动这些有铁饭碗的人才,只有一个条件,就是高于他们过去5倍甚至10倍的薪酬。

  一位被挖过来的钳工目前是设备调试部门的总监,过去在国营钢厂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单位又不分房,四十岁的人还在租房子住。到郭老板的工厂以后自己的月薪达到5000元,而且还把妻子安排到了工厂里,只用了一年时间已经买了一套一居室。他说当初从国营钢厂辞职的时候犹豫了很长时间,现在觉得挺值得。而那位博士则从年薪4万直接跳跃到50万,前后落差可想而知。

  不过这位博士说,在私人钢厂最重要的是收入可观,对于自己来说是积累财富的一个途径。管理经验基本上无从谈起,现在煤矿企业和钢厂钱来得太容易,大家都在忙赚钱,没有人谈管理,管理也不至于很混乱。按照博士的考虑,自己在这里大概会工作5年,再做考虑,“毕竟这是老板个人的事业,我在这里赚到自己的钱就可以了,但不会成为自己的事业。”博士平淡地说。

  郭老板也很清楚这些博士们的想法,他说自己从未停止过寻找人才,“现在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人走了,就没有人能替代,这是很危险的。”但他也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熟练工。

  公关上的弱者

  对于煤老板来说最致命的打击不是煤矿事故而是煤矿事故被曝光,那意味着自己采煤生涯的结束,甚至要获刑。所以瞒报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公关手段。

  去年,王老板的煤矿发生了一次透水事故,死伤两人,因为当时煤矿事故频频,而且伤亡数量几十甚至上百,此次透水事故在矿内以补偿方式解决,没有引起安监部门和媒体的注意。王老板松了一口气。

  但在今年初的时候,在一次饭局上一位朋友说,去年的透水事故被一中央媒体的记者调查到了,并且稿子都已经写好,这周就要见报了。王老板听闻,也不问事情的原委,判断真实与否,就拿了一张存有3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这位朋友转送记者。在王老板看来这是一次成功的公关事件,但到现在,王老板也没见过那个所谓的记者,王老板也没有求证过,朋友的话是否属实、报道是否真的写了,甚至那位记者是否存在。也许是因为心虚,王老板不觉得钱花得冤枉,只要不东窗事发他并不在乎是否被人敲诈。

  煤老板的公关活动决不少于跨国公司的公关部门,从主动性上看,煤老板的政府公关是最积极的,政策的稳定性、执照的持续性都需要政府的制定和批准,而在发生事故后,惩罚程度很大程度上也由政府来决定,那么对于多数煤老板来说做好政府公关是保证其稳定经营的关键。

  而在媒体公关上,煤老板是被动的,如果可以,他们一辈子都不想与媒体打交道,因为他们不需要媒体的正面宣传,更不想让媒体知道他们的负面消息。当然,如果记者跑到门前来说要报道他们的事故,那么煤老板是不惜代价来做公关的,而且他们认为只有钱才能公关。

  其实分析这些煤老板的战略制定、企业管理、人才使用以及公关活动,不难发现这是一个急需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却又自负得听不进任何所谓企业管理的群体。

作者:高娃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职场人生

关键字: 企业管理 企业制度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