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解密大唐人事风波:TD棋局内外生变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8-04-10  浏览:137

    4月3日,大唐集团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招聘7名高管。

  在熟悉大唐集团情况的人士看来,这是近年来大唐集团招聘职位最高、涉及范围最广、力度最大的一次公开招聘。而此次招聘引起业界普遍关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在于,大唐集团重点参与研发的TD标准正式走出实验室,于4月1日在北京、广州等多个城市试商用,而被称为“TD舵手”的大唐移动,则出现“管理层集体出走”的尴尬。

  事实上,大唐集团针对旗下各业务板块的重组一直在悄然推进,悬念在于,在TD即将步入收获期之际,大唐集团的内部重组进程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TD的产业图景。

  大规模公开招聘

  大唐集团此次的公开招聘,涉及旗下多个业务板块的总裁、副总裁级别的多个职位,其中包括大唐控股综合管理部、人力资源部、财务资产部和市场管理部的副总经理,大唐电信(600198.SH)的2名副总,大唐信威总裁。

  大唐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大唐信威招聘总裁的原因是,原总裁任期已满,进行换届招聘。而大唐控股则是大唐集团成立不久的新平台,外界猜测,大唐集团将以此为平台,对旗下各个业务板块进行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招聘中,简历的寄送地址及人事资料处理都并非大唐集团,而是大唐控股。这意味着,在本次招聘后,大唐控股将扮演更重要角色。

  事实上,大唐集团此次大规模公开招聘的职位并未涉及其旗下被认为最有价值的资产——大唐移动。

  在大唐集团内部,大唐移动一直承担着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的研发工作。更加微妙的是,大唐移动刚刚经历了一起“管理层集体出走”风波。

  2007年年底,大唐移动总经理唐如安离职。此后,大唐移动就陆续有高管和技术骨干离职。原大唐移动副总裁陆武、副总裁兼总工程师李峰、部门负责人战略部总经理葛思静、合作部副总经理赵森等纷纷离职他就。

  今年3月中旬,大唐移动副总裁杨贵亮也选择了离开大唐移动,并让外界感觉到有“骨干集体出走”的连贯印象。

  “管理层出走”风波

  在TD走向试商用的关键时间,大唐移动多位高管离职,会否令大唐移动失去在TD-SCDMA产业化和后续研发先机?这迅速成为业界新的争论焦点。

  大唐集团随后澄清道:“不存在所谓骨干集体出走一说。”其解释为:陆武是上海人,去年11月就想回上海工作,葛思静去年6月在唐如安离职前就已离去,赵森的去处则是与大唐移动密切相关的TD-SCDMA产业联盟。

  就在关于大唐移动人事震荡的议论甚嚣一时之际,大唐移动迅速任命了多名公司副总裁。

  据透露,大唐移动副总裁目前共有6名,其中有5位为新任命:包括原大唐移动系统标准部总经理杨家军、原大唐移动研发部总经理徐铁铸、原大唐移动采购部总经理马建成、原大唐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段伟伦,以及原大唐电信集团战略部副总经理汤文侃。

  “除了高层之外,大唐移动的二级经理总共有60多个,从去年11月到现在为止,主动离职的只有6个——何况春节后本来就是人员流动的高峰时段。”大唐移动有关负责人表示,“大唐的变动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

  对于管理层离职,无论大唐员工还是外界均普遍认为,原因在于大唐集团与大唐移动相关管理层之间对于今后发展的方向存在分歧:大唐移动一直希望独立上市,但大唐集团领导人的更迭打破了这一梦想。

  有业界人士表示,在原中国移动总工程师真才基空降到大唐集团担任董事长后,其对于大唐集团的业务重组有新的思路——从目前的进展来看,其基本思路应该是,设立大唐控股后,再把上市公司大唐电信、大唐信威、和大唐移动等公司注入。该人士认为,正是由于这一矛盾,导致了唐如安的离去,以及后续大唐移动相关管理层的相继离职。

  TD一盘棋

  “大唐移动的研发实力并没有因为人事变动受到大的影响,不需要再招聘。”对于此次大唐集团的大规模招聘未涵盖大唐移动,上述大唐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大唐移动上述高管因何离职目前来说已经不重要,大唐移动需要迅速提升的是产业化实力。

  消息人士称,目前,中国移动的第二批TD-SCDMA终端设备采购亦将提上日程。这对TD-SCDMA产业链中的企业来说,都是巨大的刺激。

  上述大唐集团人士表示,大唐移动的人事变动不会对其在TD产业链上的关键作用产生震动,事实上,大唐移动在TD-LTE及4G技术上,都有长时间的投入积累,其在“TD的后续演进上没有问题”。就在3月19日,大唐移动全面支持HSDPA的TD系统设备已经顺利通过相关电信设备入网测试,并获得首批入网许可证。

  据介绍,从2007年起,大唐移动就启动了相应的系统设计和实现技术等工作,并对TD-LTE的系统实现解决方案和关键技术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和验证,“满足于TD-LTE主要技术指标的解决方案已测试成功。”

  “我们已经与爱立信达成合作,共同推动LTE-TDD后续演进。”上述大唐集团人士表示,以大唐电信集团为主的LTE-TDD融合方案也在3GPP获得通过,确保了我国在TD后续技术和标准演进上的持续主导地位。

  上述大唐集团人士还表示,大唐移动尽管积累了很多研发经验和核心技术,但其产业化能力一直受到外界的质疑,而现在大唐集团已经认识到,TD的产业化也需要集团内的其它企业来共同完成。这意味着,TD不仅仅是大唐移动推动的,而是这个大唐集团协同作战。

  事实上,在4月1日中移动TD试商用过程中,大唐集团旗下的大唐微电子已开始崭露头角,成为中移动3G USIM卡的提供商。该3G USIM卡已成功应用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包括北京、天津、辽宁、河北、上海、广东等地的3G试验网,并且做了大量的3G产品预研、规范制定、兼容性测试、业务开发等工作,“在中国移动TD-SCDMA试商用第一阶段USIM卡采购中更获得了最大市场份额”。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行业动态

关键字: 人力资源 人事风波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